欢迎访问欧博开户!

【热议】当那一刻来临,我们真的能够松手吗 |请您评评理·协和八

admin1周前5



   案例回首




(点击案例回首,链接跳转案例篇)

王先生今年43岁,因突发脑溢血入院,CT显示脑干出血20ml,行急诊开颅减压手术后入ICU。外科团队的努力治疗虽然保住了患者的生命,但手术后患者的意识未能恢复,无自主呼吸,需依赖呼吸机来维持。

随后的一周中,对患者举行了退热、利尿、抗菌、降压等对症治疗,CT显示脑干淤血逐渐吸收,但患者的意识、自主呼吸情形依然无改善,又并发肺部熏染、肾功能异常,最大剂量降压药也无法维持患者的血压稳固。

王先生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均未成年,家中经济压力大,需长年归还房贷,但妻子以为王先生还这么年轻、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不忍放弃任何一线希望,寄希望于努力的治疗能使患者恢复意识。而主管医生以为,坚持努力治疗对患者收益不大,使其恢复意识的可能性极低,而且现在该家庭已经债台高筑,医生不忍见这整个家庭被拆散、拖垮,因而向家族强烈建议放弃治疗。


你以为医疗团队应若何行动?

案例泉源:协和医大八年制博士生 纸橙 文末会通过视频解说的形式为人人出现专业点评,请耐心看到最后哦~


医疗指征

本案例涉及一个很主要的隐藏观点为「脑殒命」,美国、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均有对脑殒命的认定尺度,差别简直虽略有差别,但一般而言,脑殒命的诊断尺度为包罗脑干在内的全脑性能损失的不可逆转的状态,其先决条件包罗昏厥缘故原由明确、清扫种种缘故原由的可逆性昏厥;其诊断尺度为:深昏厥、脑干反射所有消逝、无自主呼吸[1]。

脑殒命的实质在于殒命的不可逆转性,以是一旦认定主体的殒命不可避免,在此条件下放弃治疗就是合理而且值得一定的,任何人不应为此负担道德或法律上的责任。

然则该尺度现在在海内仍然难以推行,主要缘故原由在于[2]:

1)心肺殒命时间晚于脑殒命,患者在呼吸机维持下会表现出一定的生命体征,家族情绪上难以接受放弃治疗的选择;

2)脑殒命的诊断对医生要求较高,判断应由至少2名医师举行,并要求从事临床事情5年以上的执业医师才气作出脑殒命的判断,在部门下层医院难以规范认定,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社会结果;

,

欧博亚洲电脑版下载

欢迎进入欧博亚洲电脑版下载(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
随机文章